禅宗公案故事

15 俱胝一指

字号+ 作者:佛文化网 来源:未知 2015-05-09 12:51 我要评论( )

第五十八则 俱胝一指 金华山 俱胝和尚 师初住庵,有尼名实际者到庵,戴笠执锡,绕师三匝云:“道得即拈下笠子。”三问,师皆无对。尼便去,师


  第五十八则 俱胝一指

  金华山 俱胝和尚 师初住庵,有尼名实际者到庵,戴笠执锡,绕师三匝云:“道得即拈下笠子。”三问,师皆无对。尼便去,师曰:“日势稍晚,且留一宿。”尼曰:“道得即宿。”师又无对。尼出后,师叹曰:“我虽丈夫之形,而无丈夫之气。”拟弃庵往诸方参寻知识。其夜山神告曰:“不须离此山,将有大菩萨来为和尚说法也。”旬日,天龙和尚到庵,师乃迎礼,具陈前事。天龙竖一指而示之,师当下大悟。自此凡有参学僧到,师唯举一指,无别提倡。

  有一童子于外被人诘曰:“和尚说何法要?”童子竖起指头。归举似师,师以刀断其指头,童子叫唤走出,师召一声,童子回首,师却竖起指头,童子豁然领解。

  星云法师解释此一公案云:《“你说得有道理,我就脱下笠帽”,其实,真理并非可说,若有言语,皆非真理。俱胝的无言,不是不说,只是想说而不知如何说。一有思想分别,则离禅更远。当然能够对机一说,相似一说,或能沟通彼此。即天龙禅师竖出一指,俱胝禅师方知真理是一,此外无二亦无三。从此以一指传授学人。沙弥依样葫芦,妄竖一指,使禅落于无知的形相,而俱胝禅师的一剪,剪断他的形相,从有形到无形,从有相到无相,以此会归于禅心,因此沙弥也能契入了。》(佛光《大机大用》页54、55)

  平实云:星云法师于此一段话中,已然显露其落处了也!如其所言:“一有思想分别,则离禅更远。”已经明说星云----佛光禅师----之明心“悟处”,亦是离念灵知心,不离第六意识心之范畴;亦是效法常见外道,同以觉知心保持一念不生,作为真实心,根本不想求证第八识如来藏也!是故更道:“天龙禅师竖出一指,俱胝禅师方知真理是一,此外无二亦无三。从此以一指传授学人。”如是等语,完全误会天龙禅师之意,亦误会俱胝之悟处,有何禅悟证量可言?有何禅法正知见可言?直似俗人附庸风雅者说禅道禅也!

  世侩俗人效法清士作诗对联,往往令人喷饭:“一行征雁向南飞(征雁与蒸雁同音)”,世侩俗人对曰:“十只烤鸭望北走。”如今星云大师欲学禅师拈提公案,以示身证,故示清高;却不料则则公案拈提,俱成禅门作家口中之笑谭,有何悟处可说?有何清高之相?便似世侩俗人对联,道出“十只烤鸭望北走”之语一般,岂有二致?此非有智之人所当行者。

  尔星云法师虽有世智辩聪, 长袖善舞,能将世间法舞得团团转,迷惑多少世间未悟底众生;然而到此地步,却无用武之处,蒙混不得也!故说禅门向来深似海,竟无涯底可探,唯除已破牢关者。且将俱胝一指公案拈来天下人眼前一提,看有什么入处,使得俱胝平生只用此一著度人?

  金华山俱胝和尚初住庵时,有一尼师名实际者到庵参访,戴笠执锡,威仪齐整,于俱胝禅师面前绕行三匝示敬,然后开口道:“和尚若道得,我就拈下笠子。”如是三问,俱胝禅师皆不能对答。那尼师见俱胝禅师不会禅,举足便欲离去,俱胝禅师曰:“日势稍微晚了一些,即将暗了,且留一宿,明日再行。”本待藉此留住那尼师,一夜可以共谈,或得入处亦未可知。不料那尼师却开口道:“你如果讲得出来,我就留下来在这里过夜。”俱胝禅师仍然不能对答,那尼师眼见机锋不能相合,留下来过夜亦无话可说,必定格格不入,话不投机,便举足离去。

  尼师出门而去之后,俱胝禅师叹曰:“我虽有丈夫之身形,但是却无丈夫之气慨。”如是感叹之后,便拟次日弃庵,前往诸方参寻善知识。其夜眠梦之中,山神却告之曰:“不须舍离此山,将有大菩萨来为和尚说法也。”经过十日左右,果然天龙和尚到庵相看,俱胝禅师久候而得,远远见得天龙禅师走来,乃搭衣持锡、具足威仪迎礼入内,将前时尼师探望之公案一一具足陈说。天龙禅师闻得俱胝老实陈述之后,知他是个诚恳老实之人,有心为他,乃竖起一指而举示之,俱胝禅师当下大悟。自此一悟之后,凡有参学禅宗之僧人到访,俱胝禅师皆是唯举一指,并无别法再作提倡。

  俱胝禅师座下有一童子服侍左右。那童子一日出外办事,被人诘曰:“你家和尚说何法要?”那童子虽则未悟,平日常见俱胝禅师度人时只是竖起一指,当时便作西施效颦之举:竖起指头。回来之后便将此事禀报俱胝禅师,不料俱胝禅师听闻之后,却捉住童子手,取刀砍断童子示人之指头;童子负痛,叫唤暴走而出,俱胝禅师向伊身后大唤一声:“童子!”那童子闻唤回首时,俱胝禅师却又竖起指头,那童子因此一指之下,豁然领解,亲证本心。

  只如星云大师与座下学人,常年谈禅说道,却悟不得,因何天龙和尚竖起一指,俱胝禅师便得悟去?此中究竟有什么关节?此际天下一切大师与学人不可不探也!又如俱胝和尚砍了童子一指,童子暴走而去时,俱胝禅师向伊背后大唤童子,却是什么心行?

  那童子闻唤,转身回首,兀自懵懂,及至俱胝禅师竖起一指时,却得会去! 且道佛法利与害在什么处?

  后来玄沙师备禅师闻得此一公案,便向大众道:“我当时若见,拗折他指头。”又是何意? 玄觉禅师闻得玄沙有如是语,便拈向天下自道已悟之老宿们:“且道玄沙恁么道,意作么生?”

  云居山锡禅师闻道此一公案及玄沙禅师之语,也拈来考问天下称悟之老宿们:“只如玄沙恁么道,是肯伊不肯伊?若肯,何言拗折他指头? 若不肯,俱胝过在什么处?”

  如今平实悯尔佛光禅师未悟言悟之大妄语罪,欲尔证悟之后速作实相忏,以免大妄语罪,便为大师下个脚注云:“欲会么?莫管玄沙拗不拗折他指头,莫管云居禅师所问肯不肯底语,但自每日佛前忏悔,忏悔之后便又抚掌。如是十年行之不已,便得会去。”若会得真,便知不在指头上、不在手掌上、不在

  一个 真理上,从此以后,诸方祖师对此公案评论之疑讹,便都烟消云散。 尔佛光禅师来日若会,何妨且来正觉讲堂相见? 待见了,方知是不相见!

  (由公案拈提第一辑《宗门正眼》录出)

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1.本站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2.本站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;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。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