禅宗公案故事

07 马祖看水

字号+ 作者:佛教文化网 来源:未知 2015-05-09 12:52 我要评论( )

第二十四则 马祖看水 蒲州麻谷山 宝彻禅师 师一日随马祖行次,问云:“如何是大涅槃?”祖云:“急!”师云:“急个什么?”祖云:“看水!”


  第二十四则 马祖看水

  蒲州麻谷山 宝彻禅师 师一日随马祖行次,问云:“如何是大涅槃?”祖云:“急!”师云:“急个什么?”祖云:“看水!”

  星云法师举仰山与香严禅师之公案云:《……于是香严又作了一首偈语道:“我有一机,瞬目视伊;若人不会,别唤沙弥。”听了这首偈语后,仰山非常高兴,便去报告老师沩山禅师道:“真令人兴奋,师弟已悟入祖师禅了。”

  智闲禅师和仰山禅师同为百丈禅师的弟子(编案:实系沩山灵佑禅师之徒,星云误会之),唐代,自六祖惠能以后,禅宗起了很大的变化。先是有马祖道一禅师创建丛林,接待十方禅者,倡导集体修行;继有百丈怀海禅师设立清规,以新的立法安住大众。门人弟子互相发扬,排除知解的分别,主张不立文字,探究心源,提倡即心即佛,以平常心为道,棒喝机用,接化的简速,遂成为中国祖师禅的特质;而印度静态的如来禅,经过中国禅师的阐扬,更加活跃而成为动态的祖师禅了。智闲禅师的偈语,“贫无立锥之地”,这就是不著一物的如来禅,即(及)至说到“瞬目视伊”,这就是活泼的扬眉瞬目无非是禅的祖师禅了。》(佛光《石头路滑》页34、35)

  平实云:自古以来,禅宗祖师常有许多以讹传讹之说,祖师禅与如来禅之错会与妄说,便是其一。祖师禅者,举凡助人破初参之机锋,眼见佛性之关节,悟后进破牢关,乃至悟后方便度人悟入之“机锋娴熟了知而能运用自如”,皆属祖师禅之范畴。然而后来以讹传讹之结果,便成了颠倒之说:祖师禅之证量胜过如来禅之证量。星云法师上来所举香严与仰山间之对话亦复如是,可谓完全错解如来禅之真正意旨者也。

  香严所言:“我有一机,瞬目视伊;若人不会,别唤沙弥。”其实只是学得善于使用机锋之方便手段尔,如是手段者,余在禅三精进共修期间,常常使用;然因二○○三年四月禅三时,佛菩萨谓余晚间开示公案太过明白,恐学人悟得太易,般若智慧难以发起,悟后将如同以往所度之人退失信心而致退转不信,是故指示平实:不许讲得过于浅白。然因公案之讲解,既已了知其间所有密意,若欲作保留而故意不说者,以余一向无遮无隐之习性而言,难以实行,故仍沿旧拈提细说;但将其余机锋收起不用,作为弥补之措施,以此作为,过滤缘尚未熟者,令其再作参究,留待日后缘熟悟之。是故今已不用如是种种机锋。由是缘故,说仰山与香严当时所言祖师禅者,实质上只是度人证悟之机锋方便尔,不应以此别作建立,并高抬之。

  至于如来禅者,绝非仰山与香严禅师当时所知;谓如来禅之进修者,乃是九地菩萨之事,绝非禅宗祖师所能修之者。禅宗祖师之证悟明心,虽是亲自触证如来藏阿赖耶识心体,唯阶第七住位,仍在胜解行位中,距离初地犹在遥远,何况九地菩萨境界?初地尚且未有资格修之,何可妄说禅宗初悟时之七住菩萨境界便是已经亲证如来禅者?经中

  佛说亲证如来禅者即可进入十地中故。经中既已如是具言,禅宗祖师焉可自行建立?违佛所说?是故此一公案中所说之祖师禅与如来禅,余绝不能同意之。然而星云----佛光禅师----对此亦复完全无知,竟然妄说“静态之修定即是如来禅,动态之证悟即是祖师禅”,与经教圣言量迥异,令人无法苟同也。若人欲会祖师禅,且与平实同探马祖看水公案:

  一日,麻谷山宝彻禅师随马祖行路之时,犹未证悟故,便请问云:“如何是大涅槃?”大涅槃者,谓从来无出无入、从来不堕生死亦不入涅槃,此乃禅宗证悟者所住境界,即是本来自性清净涅槃也;此涅槃非是佛地所证之无住处涅槃,不可混为一谭也!

  马祖大师见问,便回答云:“急!”麻谷禅师当时未悟密意,马大师这个机锋却是极俭,正是一字禅,最是难会,麻谷一时之间焉有悟缘?当然不会!便又问云:“急个什么?”马祖大师此时不得不稍微放一些,便答云:“看水!”

  只是众生大多落在马大师语脉上,随他语脉转去也!此是一切以定为禅之人所不能会者。以定为禅之人,悉皆有志一同,都教弟子们静坐以求一念不生,求证离念灵知心之意识境界。如此类人,根本未曾破得初参,根本未曾证知自己之本来面目;谓彼所说如是境界者,只是意识心之境界相,未曾触及第八识如来藏心。觉知心坐至平静无波时,只是制心一处之禅定境界,犹是意识心,未曾悟得实相心;即使修至澄澄湛湛、犹如凝玉,从实相般若观之,也只是黑山鬼窟、冷水泡石头,还须大悟一番,始得亲见本来面目,方知中道实相。

  设或有人不信此言,何妨以一念不生之境界来印证此一公案?还能印证得么?那麻谷宝彻禅师未悟之前,参问马大师实相如如不动之理时,马大师只是答个急字,究竟是什么意?若人于此会得,便见大涅槃也!便见真实心从来不离涅槃、亦不住于涅槃之中;大悟之人,时时刻刻都如是见,无有不见时;然而亲见自己之实相心常住涅槃之中,却又无妨觉知心之自己同时起诸语言妄想而修佛法、而应对世人种种俗事。是故《六祖坛经》如是载:“卧轮有伎俩,能断百思想;对境心不起,菩提日日长。”六祖闻已,便道卧轮禅师不是亲见成佛之性者,不是已证实相心者,乃述一偈云:“慧能无伎俩,不断百思想;对境心数起,菩提恁么长。”若言一念不生之心为中道心、为本来面目者,则六祖此说便是未悟人所语;若言六祖之说无讹,则卧轮所说便是大妄语,则今时以定为禅诸人亦成大妄语。大众且判一判:究竟彼等“追求离念灵知者”所说为如法之说?或是六祖“不断百思想”之说为如法之说?

  大众权且同观:马大师与麻谷宝彻行路说话时,是有念抑或无念?若道无念,马祖说话时岂能无念?若是有念,则马大师正说话时应不在大涅槃中,则马大师当时便是未悟之人,或者马大师当时退出了悟境。然而禅悟终究无有进入与退出可说,禅悟之明心根本无境界可言,根本无出入悟境可说,岂能以有念或无念而认定为悟抑未悟?盖大悟之人,时时处在大涅槃中,而又绝不妨碍言语运为与觉知心中之语言妄想;若道马祖与六祖是真悟之人,则卧轮等人所说者,却与六祖及马大师相违,便是未悟之人也。

  只如马大师道:“看水!”意在什么处?今时台湾四大法师个个示人以证悟之相,乃至慈济功德会之证严法师,更示人以地上菩萨之上人相,如今还会得此一贤位七住菩萨所悟之公案密意么?试断看!

  且道:大涅槃与看水有何相干?值得马大师提示与麻谷?值得麻谷著急看?尔星云大法师----佛光禅师----何妨于此下个疑情参之?有朝一日,若真会得此中密意,从此以后祖师公案蕴在尔胸襟,从此般若系列诸经自然能通;莫将平实今日之语当作马耳东风也!

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1.本站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2.本站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;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。

相关文章